姚正安:遙祭兄君

2016年05月16日 11時01分 

  西安的陳君忠實和高郵的呂君立中相繼走了,遠遠地走了。 

  《禮記》于奠祭有別:下葬前的所有祭祀亡靈的活動都叫做奠,下葬之后的所有祭祀亡靈的活動都叫做祭。朱熹《儀禮經傳集解》對此有解釋:“自葬以前,皆謂之奠。其禮甚簡,蓋哀不能文,而于新死者亦未忍遽以鬼神之禮事之也。自虞(虞:古代一種祭祀名,既葬 而祭叫祭,有安神之意。)以后,方謂之祭。” 

  兩君已行多日。故于今天,寫下短文,以祭兩位兄君。 

  恕我冒犯,以兄稱之。《禮記》云:“年長以倍則父事之,十年以長則兄事之,五年以長則肩隨之。”(《禮記˙曲禮上第一》)意思是說,對于年長自己一倍的人,應當待之如父,對于年長自己10歲的人,應當待之如兄。如此說來,稱兩位為兄,似無不妥。 

  兩位兄君皆明禮之士,當不責我老氣橫秋,罪我不知天高地厚。 

  4月29日,陳忠實走了。一國之文藝界皆大悲哀,我亦悲哀,但不徹。我了解陳公在當代中國文學界的地位和影響,粗讀其巨著《白鹿原》,然而,未晤見,亦無書面言語之交流。近讀《光明日報》、《中國文化報》所載天津秦嶺、北京紅孩諸君之紀念文章,悲哀之情不由升騰,淚水幾度涌出。照片上的陳忠實儼然鄉下一老漢,皺紋滿面,深壑淺溝,平實堅毅。陳忠實是當代中國文學界扛鼎之人物,其地位之顯,聲名之隆,影響之巨,無出其右。然而其為人極低調,為文極精湛,為情極真誠。向以平等之姿態,激賞之眼光對待一切人事,人有求寫序題字者,不推辭,亦不收潤筆。“不像有的名人,把自己的名字看得很重,恨不得把每一個字都掉進錢眼里”。(紅孩:《那個背著黑色皮包的老人走了》)僅此一點,不能不讓人尊重,不得不令人悲哀。 

  僅僅十天后的5月9日上午,打開手機,跳出一條信息:呂立中先生走了。我不相信這是真的,現在的烏龍信息太多太多了,讓人難以判別哪一條是真的,與己無關者,往往一掃而過,不入心神。 

  但這條信息不同,呂立中是我的老鄉,我的兄長,亦可謂我的知己。因此,撥出高郵市作協副主席夏濤的電話,求證真偽。 

  夏濤語氣沉悶地回答:是真的,呂老師早餐后猝然仙逝。 

  我還是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4月23日中午,應夏濤之邀,我與呂立中老兄,在張士鋒經營的夢里桃花園相見。他還是那樣熱情,那樣豪爽,那樣不吝夸贊他人。我們一起聊天,一起用餐。他那種超分貝的哈哈大笑,使人心旌搖蕩。飯后一場大雨,匆匆話別,總以為來日方長。我看不出他已經七十六歲,看不出他有任何病兆,更想不到此種境況。時轉境移,音容宛在。 

  相隔半月,老兄竟不告而跨鶴西去,怎能讓人相信這信息是真的。不一會,大量的信息涌來,我不得不承認呂老兄真的走了。我不假思索,不顧平仄,不求對仗,寫下一副挽聯。“躬耕垅上勤作文,深植民間得人心”。 

  呂老兄一輩子行走在鄉間道路上,一輩子生活在農民中間,一輩子做著與鄉土文化有關的工作。辦報紙,搞宣傳,寫文章,帶徒弟,激情滿懷,活力四射。他以農民的樸質,農民的情懷,憂樂民眾的境界,寫下一篇篇一首首一出出農民喜聞樂見的詩文說唱。人贊其十八般武藝樣樣在行,運轉如風。 

  依稀記得,二十多年前,呂老兄敲開我的辦公室,送我一本他的著作,蓋《金不換的故事》,扉頁上端端正正地寫著:姚正安先生斧正。我有點無措,對于年長我好多的資深文化站長,我哪里敢斧正。于文學,我只是名業余愛好者而已,而呂老兄的文章常見諸報端。 

  這是我倆第一次接觸。 

  此后數年,我倆往往于會上席間行走時相見,免不了交談交流,看得出,他對我很關心,每每隨口說出我偶發于某刊某報上的短章微文。言語中頗多鼓勵,而無絲毫之說教,更無盛氣凌人之勢。他說之有情,我聽之心熱。 

  多年內,我又連續獲贈其三本著作,我感慨其旺盛的創作力量,感慨其對生活的一片赤誠,感慨其對文學的無悔癡情。 

  9日中午,從書櫥里翻出《金不換的故事》,舊了,紙頁泛黃,但墨香氤氳。 

  人常說,睹物思人。我仿佛看見呂老兄撐著高大的身軀,肩斗有些歪地向我走來。 

  但事實告訴我,呂老兄已經走了,他是隨著文學大師陳忠實走的。 

  有人或許要問,怎么將呂立中與陳忠實并章而文。怪不得,人家發問。兩位無論地位、成就,還是影響,都不可同日而語。是啊,陳忠實是中國作協副主席,呂立中只是區區一文化站長。 

  可是別忘了,他們都是農民的兒子,都是文學的執著者,都是文化的播火人,都是時代的歌唱家。 

  大樹以其偉岸直指蒼穹,小草以其綠色驅趕荒漠。 

  陳忠實走了,《白鹿原》照樣播撒片片蔭涼;呂立中走了,《金不換的故事》照樣綻放點點春光。 

  我用心同文祭拜兩位兄君,是因為這個多彩多姿美不勝收的世界是由無數棵參天大樹和漫無際崖的小草裝點的。 

  兩位兄君,一路走好。料想,有文學相伴,你們是不會寂寞的。 

  2016年5月14日上午于室中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北京福利彩票销售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