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政:《八十一棵許愿樹》:童年的色彩 成長的真諦

(2019-05-14 16:37)

  兒童文學如何書寫現實題材,特別是突破童年、校園等等的限制,在更廣闊的空間中展現豐富復雜的社會現實生活,并且自然妥帖地將豐富復雜的社會生活與兒童的世界建立起有機的聯系,一直是個棘手的問題。

  與兒童問題一樣,兒童文學也常常被視為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兒童因為身心發育的限制而被賦予了相對獨立的特權,相應地,兒童文學也一直倡導兒童本位的立場和理念。回顧兒童文學特別是中國現當代兒童文學的創作歷程,確實有被拔高或過度成人化的教訓。將成人題材兒童化,將兒童文學成人化,制造出一大批高大全的“小大人”,以至將戰爭題材也引進兒童文學,過早的在兒童文學中將孩子推進戰爭……如此種種,都是對兒童生活、兒童閱讀、兒童文學的粗暴入侵和傷害。

  但任何問題都不能絕對化,任何問題也都有另一面。當我們尊重兒童生活的相對獨立性,倡導兒童本位理念的同時,應該看到它相對的一面。兒童生活離不開社會,離不開成人。兒童成長的過程本身就是逐漸成人化、社會化的過程,就是不斷走出其獨立空間,走出家庭,走出學校,融入社會,并線現實的過程。所以,可能還存在另一種關愛、教育的理念與方式,即適度地引導兒童關注社會、關心現實,相應地,在兒童文學創作中也應該打破執念,在兒童與社會現實的有機聯系中開辟有效的創作路徑。

  問題不在于只能寫什么,不能寫什么,而在于怎么寫。過猶不及,不及猶過,關鍵還在于如何把握這個度。

  我不能說青年作家刷刷就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就已經很好地把握了這個度,只能說她有這方面的自覺意識,愿意在這方面進行探索,找尋到一些成功的經驗。刷刷的創作在這方面是堅定的,她的第一部長篇《向日葵中隊》關注的是自閉癥這一特殊的兒童群體。小說主要的故事空間雖然是在兒童角色之間展開的,但是,自閉癥卻并不只是兒童群體才存在的病癥,而是一種人類之病與世界性難題,是一個在當今社會越來越嚴重的現實問題。對自閉癥這一特殊群體的關注日益顯示出人類文明的進步和人類戰勝自身頑疾的希望和能力。因此,刷刷選擇這一題材實際上反映了她的社會關懷視角,更顯示了她對兒童成長中的社會元素、文明品質與人道理想的期待。對于自閉癥患者的治療和關愛本身不可能局限在兒童群體之內,所以,圍繞莫離,《向日葵中隊》的故事半徑也必然向外發展延伸。到了《幸福列車》,刷刷對社會現實的關注度大幅度加強。《向日葵中隊》里的孩子們關心的是他們身邊的同伴,《幸福列車》中的孩子們關注的是遠方,是遠方的人們、遠方的天地與事物。小說的故事是在城鄉間展開的,刷刷給城鄉的孩子分別展示了對方的世界,對他們而言,對方的世界都是陌生的,而在這個互相陌生的世界之間,城市為視點,鄉村是被看的中心,而留守兒童則是小說的主角。刷刷就是這樣將沉重的社會現實問題展示在了兒童的面前。社會的發展、城鄉的差別、農民工的生存、留守兒童的生活與成長……應該說,這些發展中產生的難題我們還沒有很好地解決,但刷刷卻堅定地把這些社會問題提出來,讓孩子們一起思考。這樣的思考不是強加,因為孩子們就置身其中,甚至承受著它所帶來的沉重和不公平。只是刷刷以兒童的方式,以文學的想象給予了向善的也是家長們應該共同努力的故事方向。

  到了這一部《八十一棵許愿樹》,刷刷將目光投向更遠的遠方,敘事也更為現實、更為宏大。如果單純從題材的角度講,這是一個關于“一帶一路”的故事,一個有關國家三大攻堅戰的扶貧故事,一個民族交融的故事,一個有關教育公平的故事,還是一個生態保護的故事。按通常的理解,一部兒童長篇小說顯然無法,似乎也不應該承擔這么大這么多的主題。但是刷刷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而且并沒有違背兒童文學的審美法則。之所以能如此,首先因為刷刷是從生活出發的,是遵從于生活的真實的。我們之所以常常將兒童文學與現實題材對立起來,是將兒童生活與現實社會人為地割裂了,以為成人是成人,兒童是兒童,社會是社會,學校是學校。而事實上,它們常常是相互交叉又甚至渾然一體的。特別是現在的三口之家,成員之間的任何行為都會產生相當大的影響。有時甚至因為其中一個成員的生活的改變而使整個家庭產生重大的變化。《八十一棵許愿樹》的故事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父親伊志輝偶然間被派到新疆,成為了一位援疆干部。可以想見,這對女兒伊娜的學習和生活會產生怎樣的影響。而對母親,即本來就很繁忙的律師邢芬而言,負擔和壓力也顯著加大。僅就這三口之家而言,小沖突就因此而時有發生。當然,更重要的是因為伊志輝的援疆,使得那遙遠的西部生活,那里的自然風光、少數民族風情、亟需改變的生產生活狀況,特別是以阿吉波瓦為代表的維吾爾族人善良美麗的心靈都一下子來到了這個家庭,來到了伊娜的面前。孩子以她的眼光和心智幼稚而純潔地讀解著這一切,激發起的同情和善良促使她想方設法去幫助遠方的同齡人,去試圖拯救那片古老的棗樹林。伊娜不是英雄,刷刷以現實主義的方法貼近兒童,去敘述伊娜可愛、感人而又顯得幼稚的行為。她的舉動與成人的行動形成了對照而又內在地保持著同構,最終匯為一體,共同譜寫了一曲東西部民族大團結的愛心之歌。

  現實題材理應是兒童文學的創作目標。這樣的題材不僅可以幫助兒童認識社會、關注現實,從小理解自己未來的責任和擔當,更可以讓他們理解身邊的生活,理解自己的親人。正是這些身邊的人和事成為孩子們成長的資源。只不過這樣的創作是有限度的,兒童的視角、兒童的心智、兒童生活與學習的疆域以及兒童式的故事方式與語言表達,是兒童文學現實題材創作應該恪守的倫理與美學定律。希望更多的兒童文學作家在這方面做出探索,為孩子們奉獻更多身邊正在進行中的中國故事。(來源:文藝報)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北京福利彩票销售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