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三部曲:《追問》《初心》《撕裂》的問心之路——著名作家、省作協副主席丁捷訪談

(2019-06-03 16:45)



  5月下旬,著名作家丁捷在阜寧“廟灣大講堂”,開設了一場生動的既有理論深度又有實踐支撐的廉政文化課: “不忘初心與文化自信”,全體與會黨政干部反響熱烈,表示心靈受到震撼,靈魂經受一次深刻的洗禮。報告會結束后,丁捷先生接受記者采訪,談了其“問心”系列作品的創作過程和體驗,以及作品產生的社會反響、價值與意義。

  

  創作成就突出,成為“超級暢銷書作家”

  丁捷出生于與鹽城毗鄰的南通,少年時代就有“文學天才”美譽,14歲開始大量創作發表作品,后因文學才華突出被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免試錄取。大學畢業的時候,丁捷已經是小有名氣的青年作家,尤其在青春文學領域,成績不凡。當時他有個外號“丁頭條”——1990年代初那些暢銷雜志《女友》《少男少女》《警方》《莫愁》《少年文藝》等,經常推出的頭條重磅作品,作者是丁捷。1991年在貴陽召開的全國少年題材報告文學筆會上,大學生丁捷被貼上了“最有潛力新人”的標簽。丁捷本可以沿著專業創作道路直接走進自己的文學人生,但大學畢業后,他卻選擇了一頭扎進火熱的社會,過世俗生活,從事常人的職業。他先后在高校、省委機關工作,后來又轉崗到省屬國企當領導。三十多歲時,他還作為江蘇省委援疆干部,任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黨委宣傳部副部長三年。

  工作二十多年,丁捷的創作一直在業余時間進行。但是,他在文學上取得的成就不可小看。省作家協會主席范小青女士多次在盤點江蘇文學的講話中提及,丁捷的作品一點都不“業余”,他是當代最優秀的江蘇作家之一,是江蘇文學的中堅力量。他的長篇小說《依偎》獲得過亞洲青春文學獎等6項國際國內大獎,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在多個國家出版發行。2003年,丁捷加入中國作協,并于2013年當選南京市作家協會副主席,2019年當選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近幾年,他還當選過2014中國出版傳媒年度作家、新浪2017年度最具影響力江蘇作家、第四屆當當影響力小說作家,以及新浪網評選的“江蘇改革開放四十年四十人”,并入選了中紀委“紀檢監察系統文藝創作人才庫”。

  這兩年,丁捷因現實主義文學三部曲反響大,成為媒體聚焦的當紅作家,在成人社會、特別是在黨員干部中擁有大量的粉絲讀者。20173月底,丁捷的《追問》在中央黨校舉行新書發布會,一經面世反響巨大。2018年,《追問》姐妹篇《初心》問世。2018年下半年,《撕裂》出版。所不同的是,《追問》是紀實文學,《初心》是大散文,而《撕裂》是長篇小說。相同的是,這三部作品主題都和反腐有關,從而用紀實、思辨、虛構三種不同文學形態,構成反腐題材“問心”系列三部曲。三部作品體裁獨立,內容相輔,邏輯相扣,文采千秋各異,成為當代文壇少見的壯麗一景。

  

  “問心”三部曲創作緣起、過程

  丁捷在“廟灣大講堂”結合自己的紀實文學作品《追問》中的真實故事,重點講述廉政對于國家和個人的重要意義,那就是不忘初心,與人民保持血肉聯系,并用先進文化提升自我,拒腐防貪,有所作為,為黨和國家貢獻自己的力量。

  談起《追問》的創作緣起,丁捷說,那是在十八大以后,人民群眾高度關注反腐工作,對腐敗和反腐的知情訴求越來越強烈。我那時從事紀檢工作,內心震動非同一般。在接案辦案的過程中,情緒起伏也很大。我覺得這部分人的人生不可思議,突破了我以往的人生認知。一般人只是驚詫于腐敗分子的命運大起大落,卻無法知道腐敗分子內心世界變化的具微,也無法理解這些“聰明人”、“能人”,為何把自己的人生經營到如此慘淡的地步。我就想用文學作品表現出來,警醒世人。于是2017年前后我采訪了一些落馬的中高級干部,有幸走進這部分人的內心世界,獲得了一次寶貴的創作機遇。

  “從上級紀委提供的633個案例中,我遴選出28個地廳級以上省管干部違紀違法典型,最后成功與他們接觸。與其中13人面對面長時間交談,獲得了數十萬字關于他們人生道路、心靈歷程和靈魂語言的第一手材料。最后,又從中選擇8位典型,進行深度記述,最終完成紀實文學《追問》。”

  《追問》是為數不多的剖析腐敗分子心靈的紀實文學作品,揭示腐敗分子落馬真正的病灶在哪里,他們的心靈深處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中紀委網站“聆聽大家”系列訪談的第一位受訪者、著名作家二月河認為:“《追問》是當下一部難得一見的長篇非虛構文學,更是一部令人震顫的當代‘罪與罰’……是一部融入其中、摒棄說教的人文反腐教材,更是一部運用文學力量貫通歷史與現實的‘劫后人語’。”

  《追問》的完成不是一蹴而就的,作家消化材料花費兩年多時間,大量查看案例,遠赴全國各地監獄與一些落馬官員談話,動筆寫作又用了接近四個月。作品一經問世,主流社會反響巨大,上千家媒體競相報道,數千讀者寫讀后感,一年發行量光紙質書就突破了百萬冊。2017年為“反腐文藝年”,媒體稱領銜這股熱潮的是“一劇一書”——周梅森的《人民的名義》電視劇和丁捷的紀實文學書《追問》。

  《追問》不是純粹講腐敗與反腐敗的故事,而是從腐敗分子的心靈入手,進行心理追蹤,是適合黨員干部的心靈自救讀本。作品是紀實文學,口述實錄寫作方式,豐富的文學性又增加了其真實的感染力,很多讀者讀了之后說如在眼前,觸目驚心,不忍罷卷。

  《追問》出版之后,丁捷被邀請在全國作了一百多場報告,無數讀者提出無數問題。《追問》之后的后現象,延伸出更多問題。在解答讀者的過程中,作家不斷地進行研究思考,就有了《追問》姐妹篇《初心》政論大散文問世。《初心》是作者自我心靈的直白,融入了作者的半生閱歷和感悟,讀來真誠感人。

  “在寫作《初心》時,我放低身段,把自己放在所有黨員干部群體里,用個人視角深入思考,用自我代入法書寫,寫的時候我就想,一定要把自己擺進去,敞開自己的內心世界,避免空洞的說教,是一部平民視角作品。政論散文書這么受歡迎,讓我很受鼓舞。說明廣大讀者與我的思想是相通的,我通過這部書,找到了更多的知音。” 《初心》續寫了《追問》的發行佳績,也深受讀者歡迎,首映10萬冊,兩個月銷售一空,發行一年已過20萬冊。

  丁捷說,十九大報告中一些熱詞引起我的思考,比如“不忘初心”“血肉聯系” “文化自信”“法治素質”等。什么是“初心”, “初心”的文化內涵,我的理解是:與人為善、有所作為、有所擔當、積極向上。初心在與不在,對人生到底有哪些影響?很多腐敗分子為什么最終墮落,那是因為他們心靈發育的世界,可能是泥沙俱下的,世俗文化的教條,被他們誤認為人生智慧,不加選擇的吸收。而他們在奮斗上升的過程中,又忽略了自我歷練、修身養性、不斷提高自己的品位、品格,依然沉湎于世俗,這樣的人到達較高的位置時,根基虛空,思想和言行就出現了巨大偏差,最終崩塌。

  《追問》“追問”的是,你現在的所行所思,與你最初舉起拳頭宣誓時說的話是否言行一致,是否兌現了本愿。《初心》揭示的道理,就如先哲紀伯倫提醒人們所言: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了為什么出發。

  “寫完《初心》后,對中國社會一個時代的精英群體,講故事看心靈還沒有看夠,我覺得還需要一部虛構作品來深化認識,于是20188月我及時推出了長篇小說《撕裂》。”

  《撕裂》描寫某市文娛界一群名流和產業大鱷的奮斗與矯情,對這群看似高傲其實卑微的靈魂,他們淺顯而焦躁的生態,進行蠻力的“剝洋蔥”。《撕裂》撕開了這個浮華時代的光鮮畫皮,表現了對時代和現實的真摯關切。塑造了一個時代精英、社會脊梁型人物,在時代的浪潮里沉浮,有過失敗也有過成功,用一個血肉豐滿的個案形象來概括一代奮斗者的精神世界。

  丁捷表示,“問心”三部曲,相互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勾連”。《初心》理性地解答了《追問》中那個精英群體敗落的原因,而《撕裂》把這個群體重新“放回去”,再次生動地演繹了一遍他們“抱團”落敗的人生。

  

  “問心”三部曲的社會意義

  “問心”三部曲的社會意義是顯而易見的,丁捷說,當前一些黨員干部被庸俗意識所害,被低俗的民間智慧、人生教條影響,初心喪失,精神世界被空洞的欲望填滿而失控,無視黨紀國法而走向落敗。丁捷呼吁,黨員干部一方面要用黨紀國法約束自己,另外一方面,精神上要用高雅文化支撐,要多讀經典書,多學習優秀傳統,多放眼世界,多思考。習主席說: “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錯了,剩余的扣子都會扣錯,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扣好。”這第一粒“扣子”,就是一個人的“初心”啊。中紀委一位領導也說過,“領導干部不讀書,官當得再大,也是一介俗夫。”因此,黨員干部要接受積極向上的文化熏陶。當下,黨員干部都要思考并身體力行。丁捷還結合阜寧的奮斗目標“建設新時代江淮樂地”談了自己的感想,他在報告會上問廣大干部,你有沒有跟“江淮樂地”捆綁在一起,這方水土要可持續發展,你是否有所作為,有所擔當。老子說:“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莊子說:“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合而為一。”老祖宗的訓導,值得我們洗耳恭聽,內化于心、外化于行。

  20193月,丁捷從江蘇某文化企業集團紀委書記崗位上,調任省作家協會工作,如今正處中年的他令精神世界回歸到文字。丁捷說,我的世俗人生道路走了一半,但我的文學道路才剛走了三分之一。今后,丁捷將花更多的時間投身于文學創作,并將引領江蘇文學青年寫出時代精品。前不久,他曾帶隊網絡文學作家赴江西貴州重慶湖南四省采風,他告誡網絡文學作家,寫作對人生要有情懷,對社會要有責任,這樣才能寫出無愧于時代和人民的好作品。

  目前,丁捷的又一部大散文作品《約定》正在北京出版,即將于六月上架。這本書來自于他的祖國之愛、邊疆之情。他曾經作為省委派出的援疆干部,在新疆伊犁自治州工作和生活過三年,對那里的一切充滿感情。新疆是他和所有援疆干部魂牽夢縈的地方,他說他經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走進文字的邊疆,走進詩畫的邊疆,走著走著,一本圖文并茂的攝影文學《約定》就成書了。

  你我說好了,且醉且醒。一個醉心于夢想的人會走得很遠,一個執守于情懷的作家,一個有社會擔當的作家,會匍匐于大地,奮力前行,永不停止。讓我們與作家丁捷,這位新時期少有的跨江走海、不斷挑戰世俗人生的遠行者,在更遙遠、更遼闊、更精彩的世界里相約同行。 (作者徐衛鳳系阜寧日報副刊主編,阜寧縣作協副主席)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北京福利彩票销售网点